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未来俄电子战系统建设将充满挑战。俄罗斯需解决诸多遗留问题,应更多关注电子战系统的质量而非数量,并在战术、战区和战略层面整合电子战能力。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2022年2月报告

【知远导读】本文编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FPRI)2022年2月研究报告(https://www.fpri.org/wp-content/uploads/2022/02/electronic-warfare-022222.pdf)。文章作者帕维尔卢津博士,俄罗斯政治、防务、全球安全领域专家。文章认为,未来十年,俄电子战系统建设将充满挑战。俄罗斯需要解决诸多遗留问题,应更多关注电子战系统的质量而非数量,并在战术、战区和战略层面整合电子战能力。2010年代后期国防开支稳定后,俄罗斯增加了电子战支出。此外,俄罗斯还将努力追赶空基和天基电子战能力差距,而海基电子战将继续发挥次要作用,还可以通过在东欧建立电子战“链”,扩大其在白俄罗斯的陆基电子战基础设施。

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俄罗斯认为,电子战(EW)是其与西方持续对抗的关键军事能力之一。电子战提供了一种非核威慑能力,帮助俄罗斯保持其大国地位和战略自主,同时也考虑到其长期的经济和人口弱点。2010年代,俄罗斯在电子战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在本世纪20年代初,俄罗斯面临技术、技术、工业、组织和政治挑战,这些挑战阻碍了俄罗斯获得所需电子战能力的步伐。

技术挑战与开发空基和天基电子战能力的滞后和统一电子战系统的需要有关。技术上的挑战源于不同类型电子战系统的数量、各电子战系统相对寿命较短、以及将电子战系统与其他作战系统和单元集成所面临的问题。最后一点也表明了为什么俄罗斯一直在努力试图将其电子战系统的数量转化为更高质量的作战能力。工业挑战是由俄罗斯武器采购和研发计划的不稳定,以及防务公司以可接受的成本研制生产先进电子战系统造成的。组织挑战主要是电子战部队数量已达到极限。目前电子战部队需要从作战支援部队转变为作战分队。最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出现了政治挑战,这是与电子战相关工作的主要驱动力。俄罗斯无法以对称方式与美国和欧洲竞争,俄政治体制也不允许其实现“军事革命”,因为中央集权体制难以在军队中实现有效的以网络为中心。出于这个原因,俄罗斯选择了一种经典的非对称作战方式,其目的是破坏优势对手的指挥控制系统。

未来十年,俄罗斯在电子战方面将面临挑战,需要修正以往电子战工作方向,更多关注电子战的整体质量,而不是电子战系统的部署数量,并在战术、战区和战略层面上弥补明显的电子战差距。此外,在2010年代后期国防开支趋于平稳甚至下降后,俄罗斯被迫再次增加国防预算,这意味电子战支出也会增加。俄军将试图填补空基和天基电子战能力空白,而海基组件继续在俄罗斯军事规划中扮演次要角色。俄罗斯也有可能通过创建从克里米亚到加里宁格勒的电子战“链”,来扩展其在白俄罗斯的陆基电子战基础设施。

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俄电子战能力的政治和经济背景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一直沿用前苏联的电子战技术,并部署了针对电子情报和野外无线电干扰的系统。俄罗斯还继承了基于先进指挥控制通信系统、卫星导航、情报和高精度常规武器的现代战争理论框架。1991年美国在伊拉克的经历证实了这个框架的准确性。

苏联解体并不意味俄罗斯放弃了大国地位。相反,俄罗斯正在形成的国内政治和经济秩序、俄精英们的地位,高度依赖于俄罗斯在外交事务中的地位。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是继续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领先的军事强国之一,依靠核武器和先进常规能力来保证向海外投射力量的能力。

但俄罗斯在90年代面临着大量问题:严重资源短缺、车臣军事困扰、国防工业危机等,未能实现自己的“军事革命”。即使在本世纪初,通过出口矿产资源实现经济快速增长,俄罗斯也未能解决这一问题。尽管增加了国防开支,并将国防工业合并为几家国有企业,但由于成本增加导致通货膨胀、人力资本、技术和工业设备的短缺,俄国防工业的经济效率仍然很低。

总体而言,随着恢复对国内经济和政治的集中控制,俄罗斯政治精英还对1999年北约对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政权的行动以及2003、2004年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民主革命感到担忧。俄精英们在国内拥有政治和经济垄断地位,长期目标是恢复俄罗斯对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统治,但这并不意味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和整个西方将承认俄罗斯对其邻国的垄断地位。结果,俄罗斯越来越倾向于反美和反西方的政策。

2008年8月,格鲁吉亚战争和世界经济危机改变了俄罗斯的游戏规则。一方面,俄罗斯迫切需要进行军事改革和大规模重整军备计划。没有这些改革,俄罗斯就不可能有能力宣称拥有对邻国无可争议的主导地位和全球大国地位。另一方面,现有的快速经济增长和增加出口和税收收入的再分配模式陷入僵局。俄罗斯需要对制度进行系统的现代化改造,或进一步巩固政治和经济权力,在治理方面进行一些技术改进,并采取措施增加国有企业在俄罗斯经济和政治生活中的份额。该战略于2012年已经开始实施。

然而很明显,俄罗斯重整军备的长期计划仍然有限,原因有以下几点:在国防制造方面,俄罗斯既不能依赖私人主动性,也不能依赖与欧美的工业合作;2012年后,俄罗斯年度GDP增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俄罗斯与西方在人力资本、技术和工业基础方面的差距仍然无法弥合。即使对欧美先进技术进行逆向工程,俄国防工业也面临困境。因此,俄罗斯无法像美国和其他北约盟国那样发展武装力量。

俄罗斯与西方日益激烈的军事竞争早在2014年就演变为公开对抗,俄罗斯被迫主要依赖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系统和其他非对称战争措施。电子战系统和电子战部队应该在这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从提高俄非核威慑能力到抵消北约在指挥控制通信、导航和技术情报系统方面的优势。

2009-2011年,随着格鲁吉亚战争后不久开始的军事改革,俄罗斯开始重新考虑电子战的作战角色。2009年1月,俄军独立的电子战单位合并为电子战部队,作为另一种作战支援部队。2012年1月,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发布一项持续至2020年的电子战政策。虽然该文件是秘密文件,但该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开发一个有效的跨部门、多功能的电子战系统,而与电子战技术和采购的关键优先事项之一,是将电子战系统与其他国家安全系统集成。

此外,俄军计划至2020年,将其电子战系统在军事行动中的战斗力(定义为作战任务的成功数量)从30~35%提高至80~90%。该战略表明,俄罗斯领导层在十年前就认识到电子战能力的严重不足。赤字导致了一种以数量为导向的方法,这种方法在2010年代末以前一直占主导地位。这反过来又导致俄罗斯目前在电子战领域面临挑战。电子战系统的数量并未转化为能够破坏优势对手指挥控制系统的高质量作战能力。

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俄电子战系统的工业基础和采购

俄罗斯发展电子战系统依赖于研究和工业基础。沃罗涅日空军学院电子战系统研究和教育中心主要研究电子战系统的作战理论和发展需求。俄国防部第46中央研究与发展研究所也为电子战系统的发展做出了贡献。电子战部队也有一个小型研究单位,即第9科学连,位于坦波夫联合部队电子战训练中心,主要进行一些应用研究。俄电子战系统的主要研发工作集中在国防工业部门,其中,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和“金刚石-安泰”(Almaz-Antey)公司两个国有防务公司是主要厂商。

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拥有两家子公司:俄罗斯无线电电子技术集团(KRET)主要研制生产陆基、空基和海基电子战系统;Sozvezdie公司主要研制生产陆基电子战系统。这两家公司研制生产了俄罗斯80%的电子战系统。金刚石-安泰的子公司研制生产用于防空和导弹防御的陆基电子战系统,并可能研发天基电子战系统,子公司主要包括NTCREB公司、A.I. Berg院士中央研究与发展无线电工程研究所、Ratep公司、NNIIRT公司等。

俄罗斯近十年内电子战系统采购的详细数据是保密的,但从零碎数据也能做出一些估计。2013-2017年,俄电子战部队共装备600多套新型、现代化电子战系统。这些系统大部分用于地面部队战术单元、飞机、水面舰艇的防御,对抗敌方雷达和精确制导武器,以及进行战术电子监视和情报收集。据报道,俄无线电电子技术集团2017年交付62套先进电子战系统,包括9套“莫斯科-1”型电子情报和干扰站、8套“克拉苏哈-2”和15套“克拉苏哈-4”型电子情报和干扰站、20套“水银-BM”战术移动电子情报和干扰站、10架加装“杠杆-AV”系统的米-8干扰直升机。这一时期是电子战装备交付的高峰期。2017年后,电子战系统采购有所下降。据俄国家技术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这是由于2011-2020年的俄国家军备计划已经结束,而新的2018-2027年国家军备计划必须先对2010年代采购的电子战系统进行维护和现代化改造,才能采购新型系统。

将这些数字与俄无线电电子技术集团零碎的财务数据相结合,并考虑俄无线电电子技术集团在电子战系统制造中拥有60%份额,经估算,俄罗斯在过去十年中每年采购的陆基、空基和海基电子战系统从2012年的200亿卢布增至2016年的近450亿卢布,而近年有所下降。

这一趋势与2015-2018年俄政府电子战研发支出估算相关。国有军工企业也投资电子战研发,电子战系统所需的技术和部件在其他项目中研发,如电子、指挥控制系统、材料等。总之,俄罗斯领导层在2016-2017年后试图调整其电子战策略。

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俄调整电子战策略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在2010年代,俄电子战部队拥有20多种不同类型的电子战系统,其中许多系统功能重复。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防务公司(俄设计局和军工厂)使用不同技术和组件为单独作战任务开发特殊系统。此外,由于生产能力有限、经济条件不同,每个工厂不可能大规模生产电子战系统。因此,每隔几年开发和交付新型或改进型电子战系统,比从一开始就研发生产多用途系统容易得多。对于重复建设问题,俄军领导层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认识到问题非常紧迫。

然而,由于人力和财力有限,无法增加电子战系统数量。一旦俄罗斯通过购买大量电子战系统来填补电子战能力空白,俄将被迫维护这些系统,进一步发展这些系统,并与其他作战系统集成。所有这些都不可避免地导致难以将电子战系统的数量转化为提高整体质量。换言之,不断增加的新型电子战系统无疑给俄罗斯带来成效(例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积极使用电子战系统),但这些成效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在局部冲突的战术层面取得的成效,并不能在面对优势对手的全面冲突期间带来显著优势(例如未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俄与美国和北约的冲突)。

其次,对已部署的电子战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的要求在运行初期就已出现。俄陆基电子战系统在大修前通常有10-12年或600-900小时的工作时间,但由于通信环境、电子战技术和对抗手段的快速变化,这些系统需要在服役4-5年后进行现代化改造。例如,Divnomorie-U系统于2010年代末开发,目标是取代“莫斯科-1”、“克拉苏哈-2”和“克拉苏哈-4”系统。这意味俄罗斯将面临一个难题,即在研发采购一体化、模块化水平更高的新型电子战系统与升级改造早期交付的电子战系统之间寻找平衡。

这里还应考虑进口电子产品的替代问题。一方面,所有军事系统都依赖于前几代的电子设备,不需要大规模对其小型化改造(太空电子设备除外)。因此,理论上俄罗斯能够自行生产所需的大部分国防电子设备。另一方面,即使是俄罗斯公司研发的用于军事系统的处理器,也是由台湾台积电公司生产。此外,电子战的指挥、控制和信息系统需要更有效地适应现代战争的复杂通信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俄将继续依赖进口电子元件,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如此。维持这些部件的库存仍然是俄罗斯弥补这种依赖的主要方式。

此外,俄罗斯仍然拥有相对较少的先进机载电子战系统。除几十架可用于战术电子情报的老式苏-24MR侦察机、干扰直升机和基于“奥尔兰-10”型战术无人机的Leer-3电子战系统外,俄罗斯在2016年仅接收3架伊尔-22PP电子战飞机(伊尔-22指挥控制飞机的现代化改装型)和2架图-214R电子/信号情报飞机。基于图-214商用喷气机的电子战飞机发展计划和另一架图-214R的交付都被无限期推迟。也许这里的主要挑战是电子战设备和机载电气和电子系统间的电磁兼容性问题。

对于旨在对抗对手太空资产的陆基电子战系统和针对电子情报和干扰的天基系统来说,情况更为复杂。2000-2010年代,俄罗斯国防工业部门对卫星干扰给予了足够重视。至2010年底,俄罗斯终于能够开发陆基电子战系统Tirada-2S(及其改进型Tirada-2.3),并在部署区域对卫星通信进行干扰。该系统于2019-2020年首次交付给俄中央军区。但截至2018年,制造Tirada系统仍存在一些重大技术问题。例如,Tirada-2.3的设计文件在测试后必须更新,Tirada-2S的进口高压电源模块替代失败并被取消。尽管如此,Tirada仍被认为是俄罗斯研发的可与2004年美国“反通信系统”相媲美的电子战系统。

同时,俄罗斯注重发展和现代化改造其太空监视基础设施。俄境内的太空监视中心隶属于俄空天军(VKS),其资金是俄太空预算的一部分。它们对于战略电子情报和战争的重要性不亚于俄民用与国防太空计划。如果没有这些基础设施,就很难以适当方式规划、部署、使用包括Tirada在内的陆基电子战系统。然而,该计划的进展一直非常缓慢,因为2010年代的首要任务是开发带有雷达和卫星的预警系统。俄于2016年部署了一套激光光学太空监视系统,用于识别航天器的轨迹并获取图像,并计划至2025年再部署12套该系统(其中3套是激光光学系统,其他是无线电雷达系统)。但截至2021年秋,该12套系统仍然处于计划阶段。因此,俄罗斯的太空意志可能面临重大挑战,仍然无法拥有完整的反太空电子战能力,包括对技术侦察卫星(电子情报、光电和雷达成像)的保护。

2009-2021年,俄罗斯运营着一个由4颗 Lotos-S1电子情报卫星和1颗Pion-NKS雷达和电子情报卫星(2颗中的第1颗,于2021年6月发射)组成的星座,其目的是监视敌方海上力量及陆军和空军的指挥控制通信中心。这两型卫星构成了俄“利亚纳”电子情报和目标太空系统。尽管“利亚纳”系统在前几年有延迟、不完整等问题,但通过该系统,俄罗斯至少部分实现了电子战战略。同时,俄罗斯计划开发和部署天基光电太空监视系统,该系统将为电子战系统提供信息。此外,一些官方信息表明,俄罗斯正在研制电子战航天器。但考虑到俄国防工业经济效率低下、技术和人力资本持续短缺等情况,目前尚不清楚后面两个项目能否取得成功。

俄罗斯电子战能力的海基部分包括用于舰艇防御的舰载系统和18艘不同型号的特种电子情报舰。俄多数电子情报舰是在前苏联时代建造的,其中一些在2010年代进行了现代化改造。2014年和2018年入役的电子情报舰只有2艘。另外两艘18280项目的舰船被推迟,计划于2020年代后期交付。因此,海基电子战系统将继续在俄军事规划中发挥辅助支持作用。这与俄海军常规力量整体相对薄弱的现实有关。

未来十年,俄罗斯电子战系统建设面临硬核挑战

2030年前俄发展电子战能力将面临的问题

据估计,目前俄电子战部队的军官、士官和士兵人数约为9000-1.2万人。这些部队由编队、分队、军兵种单位、电子战编队和中央直属单位组成。然而,重整军备计划,连同经济问题,引发了电子战组织机构变革的问题。目前俄政治和军事领导层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是,能否将电子战部队从作战支援部队转变为一支独立的作战力量。

当前俄电子战系统的多样性和电子战单位的不同隶属关系,都需要对系统进行整合与协同。此外,将电子战部队转变为专业化部队的想法,可能是俄电子战系统和电子战部队实际战斗力水平仍不满足当前军事规划的具体体现。至少两者间不一致问题仍很突出。

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来自于电子战部队的作战任务。除电子情报、干扰敌战区通信(包括火力指挥链和武器制导系统)、以及保护己方部队免受敌方技术侦察和电子战的影响之外,俄电子战部队还要破坏敌方的指挥控制通信系统,进而扰乱其部队和武器系统。重要的是,俄认为敌方在空中和太空能力以及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方面都具有优势,俄进一步发展电子战部队主要是为了与西方持续抗衡。

此外,俄电子战理论普遍认为,战役中对信息优势的争夺,是以对电子战指挥控制系统和部队优势的争夺为基础。除电子战本身,这场斗争还假定对敌方的电子战指挥控制系统进行火力打击和网络攻击。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为资源较少的一方创造获胜机会。因此,在与优势对手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当前俄电子战部队与其他作战部门和军种之间的整合水平不够高。俄罗斯在未来十年将努力弥补这一差距。

另一问题来自于海基、空基和天基电子战系统研发有所滞后。如果在这些领域没有取得积极成果,就很难在战略行动中取得成功,在海外投射力量也很难超过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规模。此外,由于俄海军电子战水面舰艇继续扮演次要角色,俄罗斯可能会将精力集中在电子战能力的空基和天基组件上。考虑到欧洲战区的地理位置,俄罗斯可能会选择在白俄罗斯部署陆基电子战设施,而不是在那里部署老式“伏尔加”预警雷达和海军通信中心,其目标是从克里米亚到加里宁格勒建立一个电子战“链”,覆盖乌克兰、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部分地区。

目前,尚不清楚俄罗斯国防工业部门过去几年在其他类型电子战系统上取得了多大进步,例如用于航空、火箭的进攻性电磁脉冲弹药,和用于电子战的先进作战激光系统。俄最初计划,至2025年,俄军将获得足够数量的此类武器,但工业部门的实际进展情况不得而知。一些电子战系统目前正在研发,但这些系统不太可能在未来十年内投入使用。

结 语

就电子战而言,当前十年对俄罗斯将充满挑战。俄罗斯需要解决以往电子战系统建设的诸多问题,应更多关注电子战系统的质量而非数量,并在战术、战区和战略层面整合电子战能力。此外,在2010年代后期国防开支稳定后,俄罗斯被迫再次增加国防预算。这意味电子战支出也将增加,即使其在俄武器采购中的份额保持不变(2.1~2.2%)。俄罗斯将努力追赶空基和天基电子战能力差距,而海基电子战将继续发挥次要作用。俄罗斯还可以通过在东欧建立电子战“链”,扩大其在白俄罗斯的陆基电子战基础设施。

本文来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466903.html

(1)
上一篇 2022-05-15 12:39
下一篇 2022-05-17 18:1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