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2020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以下简称纳卡战争)始于 2020年9月27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双方在纳卡地区进行了激烈 交战。11月10日,双方签署停火协议,阿塞拜疆获胜。

一、纳卡战争阿塞拜疆的胜利是无人机的胜利

在此次战争中,亚阿双方动用了包括坦克、装甲车辆、自行/ 牵引火炮、远程火箭炮、战术弹道导弹等传统武器装备,但对战 争进程影响最大的且最令人关注是无人机的应用。围绕着无人机 的作战成为双方主要的作战样式,贯穿于战争始终。低成本无人 机的广泛使用,改变了空地支援、夺取制空权的传统作战形态, 成为此次战争区别于先前局部战争的一个突出特点。阿塞拜疆的 无人机优势是其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因素。

一)亚阿双方无人机概况

纳卡战争是近年来战争中,无人机出动数量最多,发挥作用 最大的一次。交战双方都使用了大量无人机。

阿塞拜疆方面的无人机

无人机型号

部署情况

“贝拉克塔”TB2

(Bayraktar)

2020年6月从土耳其购买的察打无人机,持续飞行时间可达24小时。

“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

(Harop)

2014~2016年间从以色列购买的反辐射无人机,也被称为“哈比2”。飞行时间为4~6小时,数量为50架。

“轨道-1K”

(Orbiter 1K)

2016~2019年从以色列购买的巡飞弹,数量约为50架。

“轨道-3”

(Orbiter -3)

2016~2017年从以色列购买的巡飞弹,数量约为10架。

“天空打击者”

(Skystriker)

2016~2019年从以色列购买的巡飞弹,续航时间 2小时,航程 20km ,装有

5~10kg的弹头。

“赫尔墨斯-900”

(Hermes-900)

2017~2018年从以色列购买的中空长航时ISR无人机,续航时间36小时,数量

2架。

“赫尔墨斯-450”

(Hermes-900)

2008~2013年从以色列购买的中空长航时ISR无人机,数量10架。

Aerostar

2007~2012年从以色列购买的监视无人机,数量约为14架。

“安-2”

苏联时代的双翼飞机,改装为遥控无人机。

在阿塞拜疆的无人机中,“贝拉克塔”TB2和“哈洛普”两型无人机发挥了主要作用。TB2无人机是土耳其研制的一款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体积较大,翼展为12米,飞行速度不低于每小时220公里,最大起飞重量650千克,滞空时间可达24小时,最大航程6000千米,单机成本500万美元,可挂载4枚MAM-L或MAM-C半主动激光制导空地导弹。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贝拉克塔”TB2察打一体无人机

“哈洛普”是以色列IAI公司研制的反辐射无人机,采用雷达隐身和红外隐身设计,使敌方防空系统难以探测和拦截。它还具有光电制导功能,可以对付非辐射目标或处于关机状态的辐射源。该无人机巡飞时间6小时,最大航程1000公里。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

“哈洛普”无人机被认为是“哈比”反辐射无人机的“人工控制”型。“哈洛普”无人机装有接收机、光电传感器和视距 “视频数据链系统”。“视频数据链系统”能为无人机提供可视目标探测功能,增强了系统的人工参与能力。无人机内置高爆弹头,除执行对敌防空压制任务外还可执行精确打击任务。同“哈比”相比,“哈洛普”具有更大的优势。“哈比”只能攻击正在工作的射频辐射源,一旦辐射源关闭就不能实施攻击;而“哈洛普”可以攻击可视的已定位目标。“哈比”是预先编程,而“哈洛普”在飞行中可以重新分配任务。同时“哈洛普”可以由光电有效载荷进行战损评估。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轨道-1K”

此外,“轨道-1K”无人机在战争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该无人机由以色列Aeronautics公司研制,最大起飞重量13公斤,可以携带3公斤的炸弹,这种车载无人机具有较高的机动性,最高飞行速度126公里/小时,能够携带全天候多传感器飞行3小时。从弹射器发射后,“轨道-1K”可以对一个区域的机动或固定目标进行侦察、跟踪和摧毁。由于其采用了电力推进,雷达截面积小,防空雷达难以发现,具有较好的战场隐蔽性。“轨道-1K”采用全自动飞行模式,在GPS的引导下搜索目标,如果在任务期间没有探测到目标,无人机可以返回基地降落。

相比之下,亚美尼亚军队装备的无人机型号较少,主要包括俄制或自主研制的X-55、“海雕”无人机等。

这些无人机在作战半径、滞空时间、巡航高度、武器携带能力等方面和阿军相比有明显差距,实战中更多用于执行近距离侦察、火炮校射、自杀式攻击等任务,虽然摧毁了部分阿军地面装备,但没有对阿军造成致命性杀伤和威胁。

亚美尼亚方面的无人机

X-55/KH-55

亚美尼亚自制的侦察无人机,2014  年投入使用。

HERSH

亚美尼亚自制的巡飞弹,2018年投入使用。

Krunk

亚美尼亚自制的侦察无人机,2011  年投入使用。

“海雕-10”(Orla-10)

俄罗斯研制的侦察无人机。在战争后期,亚方使用了该无人机。

(二)无人机的作战应用

双方尤其是阿军使用无人机进行的主要作战样式包括:

  1. 攻击敌防空体系。开战之初,阿塞拜疆军队出动“贝拉克塔”TB2察打一体无人机和“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对亚美尼亚防空系统发起了密集攻击,摧毁了亚方大批老旧防空系统,同时也摧毁了一些较新型的防空系统以及电子战系统。9月30日,阿军无人机首次摧毁了亚美尼亚一部俄制S-300防空系统雷达。亚军的SA-8防空导弹、“驱虫剂”无人机干扰系统也遭到阿军无人机打击。随着亚方防空系统被摧毁,阿军基本取得了纳卡地区制空权,战场逐步呈现单向透明态势。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2. 摧毁敌地面武装。在压制了亚美尼亚防空系统后,阿塞拜疆的无人机就开始打击其装甲车辆、火炮和后勤车辆,并袭击亚美尼亚军队的集结地和阵地。失去机动防空力量的保护,亚美尼亚的装甲和炮兵部队就成了空袭的靶子。根据阿方视频统计,亚美尼亚地面部队损失了185辆坦克、89辆装甲车、182门火炮、73套火箭发射器、451辆卡车、26套防空系统和14部雷达。其中相当大部分是被无人机摧毁的。到后期阿方无人机甚至直接搜索、攻击战场上的士兵,造成亚方技术装备和有生力量重大损失,严重削弱了其作战能力。

  3. 实施情报侦察监视。在战争期间,阿军都保持一定数量的无人机在战区上空巡飞,包括专用的ISR无人机以及察打一体的无人机,有效监控战场态势,并深入亚后方实施侦察,全面掌握战场态势,为作战提供情报,为攻击提供目标指示。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4. 打击重要基础设施。阿军在对亚军有生力量进行打击的同时,多次出动无人机对亚美尼亚公路、桥梁等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和枢纽进行打击,摧毁其后勤补给线,一度使亚军地面部队因缺少燃料和弹药陷入“既不能打、又不能走”的困境。

  5. 充当诱饵。在战争初期,为了发现亚美尼亚地面目标,阿塞拜疆使用老式的“安-2”螺旋桨双翼飞机作为诱饵在战区上空进行无人飞行,诱骗亚美尼亚防空部队开启雷达,随后对其防空阵地进行定位并实施定点清除。

  6. 实施斩首。此次战争中,阿塞拜疆出动无人机除掉了亚美尼亚和纳卡多名高级将领,显示了无人机在实施“斩首行动” 上的灵活性和高效能。其中2020年10月27日,阿军无人机在纳卡地区对“纳卡国防部长”加拉尔-哈鲁特云扬中将实施了“斩首行动”,这是本次战争中进行的最高级别的一次无人机斩首行动,展示了阿军无人机的目标跟踪和打击能力。

  7. 实施威慑。阿塞拜疆从战争一开始就大规模使用无人机,保持无人机在战场上的持续存在,对亚方作战部队造成极大威慑。据报道,在一个不大的作战区域上方,就有至少阿军30多架无人机在盘旋,给亚方带来极大威胁的同时,也形成了巨大的威慑,致使一些武装力量无组织地撤退。而亚美尼亚方面在无人机的应用上并没有太多建树。除了执行监视和火炮定位之外没有发挥什么作用。有报道称在战争后期,亚美尼亚使用了俄罗斯的“海雕-10”无人机,但对战局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不过,尽管无人机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对其能力还是应该予以客观评价,避免过分夸大。

首先,有人驾驶的多用途战斗机此次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这为无人机应用留出了很大的空间。

第二,战争的大部分时间内,天气良好,能见度高,为无人机提供了好的应用条件。

第三,亚美尼亚军力薄弱,防空力量老旧、不成体系,且没有外援,不足以应对现代无人机作战。

也就是说,纳卡战争中无人机的应用在未来战争中可能被复制,但换了对手,就不会必然出现同样的结果。

二、无人机攻防的重点是电磁空间的斗争

纳卡战争中,无人机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有人据此称无人作战时代已经到来。

从纳卡战争中无人机的应用看,可以说看得见的是无人机作战,看不见的是电磁空间的斗争。随着无人平台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电磁空间的斗争将愈加激烈。

此次战争中,围绕无人机的电磁频谱作战初现端倪,同时还首现了对电子战装备的反辐射攻击战例,开创了电子战作战先河。

纳卡战争中的电子战应用主要包括:

  • 阿塞拜疆利用土耳其“科拉尔”地面电子战系统干扰亚美尼亚防空雷达,为无人机突防开路;

  • 阿塞拜疆使用以色列“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对亚美尼亚防空系统实施打击,并摧毁了俄罗斯“驱虫剂”电子战系统;

  • 俄罗斯“克拉苏哈-4”电子战系统摧毁多架无人机。

(一) “科拉尔”地面电子战系统掩护无人机突防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科拉尔”地面电子战系统

此次战争中,阿塞拜疆“贝拉克塔”TB2无人机摧毁了亚美尼亚大批防空系统,其中包括较新式的S-300和“铠甲-S1”防空系统,这些系统拥有先进的雷达,应该能发现TB2这类大型无人机,及时采取行动摧毁来袭无人机,至少应能避免被无人机攻击。所以尽管没有正式披露,但分析推断,土耳其的“科拉尔” (KORAL)电子战系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亚方实施了干扰。

“科拉尔”系统包括一个雷达电子支援系统(R-ESS)和一个雷达电子攻击系统(R-EAS)。两者均安装在8×8军用卡车上,能够快速机动部署。分析指出,阿塞拜疆利用土耳其“科拉尔”地面电子系统成功压制了亚美尼亚的对空监视雷达以及防空雷达。此前,土耳其利用部署在叙利亚伊德利卜附近的“科拉尔”电子战系统击败了叙利亚的防空系统。

(二) 使用反辐射无人机对雷达和电子战系统实施攻击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

阿塞拜疆方面使用“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对地面辐射源实施反辐射攻击,摧毁了包括S-300在内的地面防空系统和“驱虫剂” 电子战系统。

对防空雷达的攻击是反辐射导弹和反辐射无人机的传统应用,而对地面电子战的攻击和摧毁,则首开了反辐射攻击的先河。10 月1日,阿塞拜疆发布视频宣布成功摧毁了亚美利亚一套俄制“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阿塞拜疆发布的无人机击毁亚美尼亚“驱虫剂-1”视频

“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摧毁“驱虫剂”电子战系统,利用反辐射攻击干扰系统,是双方电子战的较量,是世界首次对干扰系统成功实施反辐射打击,将被载入电子战史册。

(三)利用地面电子战系统对无人机实施干扰

“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是俄罗斯2016年研制的专门用于应对无人机的干扰机,曾部署到乌克兰顿巴斯地区,作用距离据称为30公里。

亚美尼亚拥有一套“驱虫剂”系统,但据报道该系统在此次战争中并没有发挥效果,亚美尼亚总理称,“驱虫剂”根本“不起作用”。更出乎意料的是,“驱虫剂”遭到“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的摧毁。

战争后期,俄罗斯在亚美尼亚久姆里基地部署了一套强大的 “克拉苏哈”电子战系统,在亚美尼亚本土拦截阿军无人机对亚美尼亚本土进行纵深侦察,俄军称至少击落了9架“贝拉克塔” TB2无人机。

“克拉苏哈”有两种型号,较大的“克拉苏哈-2O”安装在BAZ-6910卡车上,主要设计用于压制美国的E-3和E-8。较小的 “克拉苏哈-4S”安装在“卡玛兹-6350”卡车上,主要用于压制战斗机和截击机的机载雷达,也用于压制无人机、侦察飞机和低轨卫星,2013年投入应用。俄罗斯在纳卡地区部署的应该是“克拉苏哈-4S”。

“克拉苏哈”是一种综合干扰系统,主要用于对作战飞机实施干扰,体积大、成本高,虽然此次取得了击落多架无人机的战果,但它应该不是应对无人机、尤其是低成本无人机的最佳电子战方案。

对抗无人机需要有效利用包括光电/红外与雷达系统在内的多种探测方法,结合火力、干扰与欺骗等多种对抗方式。无人机攻防关键是电磁空间的斗争,电磁频谱作战是对抗无人机效果最好、效费比更高、最具发展潜力的手段。随着无人机在战争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作用越来越突出,大力发展电磁作战手段有效应对无人机更显重要和迫切。

纳卡战争无人机应用及电磁频谱作战

“克拉苏哈-4S”地面电子战综合体

三、纳卡战争的经验教训

纳卡战争是场小规模战争,但展示了一些大的发展趋势,它从多个方面描绘了未来作战的发展前景,提供了众多对无人作战和电磁频谱作战的观察视角和思考。

(一)现役大多数防空系统无法有效应对无人机威胁

纳卡战争再次证实,同在叙利亚和利比亚一样,俄罗斯的防空系统被证明对小型和慢速无人机无效。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这些防空系统的传感器是设计用来探测、识别和跟踪快速机动的战斗机,其动目标指示忽略了小型、慢速的无人机。而且更致命的是,亚美尼亚几乎所有的防空系统没有联网,得不到融合信息的支持。当前全球现役防空系统大多难以探测低慢小的无人机,同时缺乏有效手段对付无人机。常用的单兵便携式防空武器基本上也无法捕捉到无人机目标,且作战效率低。面对未来无人机,尤其是无人机群和无人机蜂群的广泛应用,发展新型电子战手段+ 传统火力的新型防空迫在眉睫。

(二) 地面武装必须要具备强大的对空探测与反无人机能力

纳卡战争得到的最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随着无人机的应用越来越广,面对先进的无人机作战武器和作战概念,传统的地面装甲、机械化和机动编队存在巨大的脆弱性。如果没有强大的对空探测、非动能干扰能力和反无人机武器,传统地面部队在未来将陷入极大的困境。地面坦克会战的时代已经过去,主战坦克和其他传统的陆战平台会越来越多地成为无人机攻击的目标,它们必须具备强大的对无人机的探测、干扰和摧毁能力,才可能在未来战场上生存。

(三)陆基火力与无人机及其反无人机力量的一体化迫在眉睫

从叙利亚到纳卡战争,无人机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从情报侦察监视、火力摧毁、反辐射打击到作战评估,应用也越来越灵活,显而易见地是必须将无人机及其无人机对抗的力量尽快融合到传统的地面武装中。在叙利亚战场上,土耳其和俄罗斯就已经开始试验开发“无人机—火炮综合体”新型作战力量,目前俄罗斯也已将“海雕-10”无人机整合到152毫米火炮部队中。此外,除了专门的反无人机电子战部队,如俄罗斯新近成立的电子战反无人机排外,对无人机的探测和对抗装备也需加快集成到各地面部队,这种趋势会更加明显,动作会越来越快。

(四)无人机将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对敌防空压制

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的战场上,土耳其的“贝拉克塔”TB2无人机在攻击俄罗斯地面防空系统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纳卡战争中,土耳其的“贝拉克塔”和以色列的“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成功摧毁了亚美尼亚防空系统。无人机不仅是“穷国”高效的对敌防空武器,在未来高端战争中,使用无人机实施对敌防空压制也是重要手段,将得到广泛应用,且战术得当会收到奇效。

结束语

纳卡战争中,阿塞拜疆在无人机应用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果,并创造了无人机和电子战上的多个第一的战例:首次大规模应用无人机,首次用无人机在实战中摧毁S-300防空系统,首次用反辐射无人机摧毁了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从无人机运用和结果上看,纳卡战争是继1982年“贝卡谷地”之战、2020年土耳其“春天之盾”行动之后无人机战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在无人机作战应用以及电磁频谱作战上都带来了深刻启示。

声明:本文来自国际电子战,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7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