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研究所: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第一个10年

报告强调在当前人工智能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压力下,在国防和情报领域部署脆弱的人工智能应用可能带来巨大风险。

2020年11月,知名智库美国胡佛研究所发布《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第一个10年》报告 (US Cyber Command’s First Decade)。报告认为,十年前网络司令部刚成立时设想的各种威胁已成为现实:指挥部每天都在对试图渗透国防部信息系统、扰乱关键军事和国家功能的网络行为者进行打击。事实证明,被动性和防御性的姿态不足以应对不断演变的网络威胁。网络司令部会继续存在,且很可能会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权力,甚至可能催生一种新的军事力量——“网络空间部队”(Cyberspace Force

space

美国网络司令部成立于2010年。十年间,网络司令部通过网络大规模部署对抗敌方的军事能力,与其他合作伙伴(包括其他作战司令部、联邦机构、情报部门、盟军和行业专家)合作,在国内外执行了多项任务。网络司令部的主要职责包括:(1)捍卫国防部信息系统;(2)支持联合部队指挥官进行网络空间作战;(3)保卫国家免受重大网络攻击。

从2013年起,美国网络司令部开始筹建网络任务部队(Cyber Mission Force),并在之后的五年中基于网络任务部队形成了明确的指挥框架,对进攻和防御功能进行了划分。其中,国家网络联合部队本部负责进攻,军种网络空间组成部队负责防御。2018年,战区成立网络空间司令部的实体结构,解决了网络空间司令部和战区联合的问题。

在2010年成立时,美国军方对网络司令部的设想是以防御功能为主,防止军方网络瘫痪或被渗透。但事实证明,被动性和防御性的姿态不足以应对不断演变的网络威胁。十年前网络司令部刚成立时设想的各种威胁已成为现实:指挥部每天都在对试图渗透国防部信息系统、扰乱关键军事和国家功能的网络行为者进行打击。每当军方学会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的网络时,对手的攻击就会变得更加频繁、复杂。因此,美国不能坐等军事网络受到攻击后才有所作为。保卫美国的军事网络需要在军事网络之外执行行动。

在撰写本文时,美国网络司令部的2020财年预算为5.96亿美元,共有1778名军事和文职人员(加上承包商)。截至2020年初,网络司令部为其网络任务部队征集了5094名现役军人和平民。也许有人认为,这些资源本可以用于其他部门,若没有成立网络司令部,美国政府可以找到应对网络安全问题的其他解决办法,但这样做所需的时间、代价和风险要比现在大得多。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网络司令部的防御能力,如今美国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会是怎样。没有迹象表明,若美国在21世纪中后期单方面放弃或大大减缓其军事网络空间要素的建设,美国及其民主伙伴面对的强大对手就会放弃或减缓发展其网络空间能力。可以说,若没有网络司令部,2020年美国的战略局势将十分严峻。面临当前挑战,联邦政府仍保有对信息系统的控制,世界各地的美军指挥官仍然可以牢牢掌控其部队。这一切不应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事实上,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运作。

在进攻方面,美国网络司令部也取得了一些成就,如从战略上击败了伊斯兰国(ISIS),迫使其将网络冲突控制在武装冲突之下。网络司令部的进攻能力是对美国庞大的核力量和常规军事力量的补充,且很可能对敌人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威慑作用。此外,网络司令部的成立和发展可能也对其他参与者建立自己的军事网络部队产生了影响。因此,可以有把握地说,网络司令部使美国更加安全。

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政府仍需要以联合部队作战方式保卫其军事网络,也需要将网络空间行动作为国防部作战行动的补充。网络司令部会继续存在,且很可能会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权力,甚至可能催生一种新的军事力量——“网络空间部队”(Cyberspace Force)。

声明:本文来自新洞见研究,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2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