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院士:网信体系与综电信息系统的关系

本文尝试从人类社会发展和信息系统发展两个角度对网络信息体系概念进行阐述。

陆军院士:网信体系与综电信息系统的关系

今日荐文的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首席科学家陆军,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专家单博楠。本篇节选自论文《浅谈网络信息体系概念及其与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的关系》,发表于《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学报》第15卷第4期。

摘 要:本文尝试从人类社会发展和信息系统发展两个角度对网络信息体系概念进行阐述:一方面将网络信息体系放在人类社会域进行解读,提出网络信息体系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肯定了网络信息体系所涉及的人类社会的本质性特征,即追求真理性;另一方面又分析了信息系统的发展,尤其是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技术对网络信息体系发展的推进作用,从而避免将网络信息体系与电子信息技术两个层次的概念混为一谈。

关键词: 网络信息体系;信息系统;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真理性

论文全文摘编如下,仅供学术交流与参考


引 言

近年来,随着电子信息技术,特别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及其在人类社会中的广泛应用,一个新的概念,即网络信息体系的概念逐步形成和发展,并在一定范围内得到传播和应用。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全域作战能力”,将网络信息体系概念推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引发军内外一大批专家和学者的广泛兴趣,从各个方面展开了对网络信息体系的概念研究和工程实践。不可否认的是,人们对网络信息体系有了较多的探讨和大量的实践,但在概念层面上仍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没有形成统一认识。

当前较多的观点是站在装备和技术角度,把网络信息体系看成一种体系装备或某种技术形态。认识上的不统一和理论上的不完善,已经造成了实践过程中的种种困难,客观上也阻碍着网络信息体系向前发展。因此,从根本上澄清网络信息体系概念并解决网络信息体系理论问题是摆在我们面前必须重视和解决的紧迫而重要的问题。

本文尝试从人类社会发展和信息系统发展两个角度对网络信息体系概念进行阐述,一方面肯定了网络信息体系所涉及的人类社会的本质性特征,即追求真理性,另一方面又分析了信息系统的发展,尤其是近代电子技术、电子信息技术和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技术的发展对网络信息体系发展的推进作用。笔者希望这些初步意见,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发大家对网络信息体系问题的思考,早日形成共识,推动网络信息体系健康快速发展。

1 网络信息体系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

近年来,网络信息体系概念在诸多重要报告中都有提及: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增强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

2015年国防白皮书指出“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运用信息系统把各种作战力量、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融合集成为整体作战能力,逐步构建作战要素无缝链接、作战平台自主协同的一体化联合作战体系。”

2017年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全域作战能力。”

网络信息体系究竟是什么?

专家和学者们开展了广泛的讨论,《指挥与控制学报》在2016年12月组织了网络信息体系专刊[1],中国电科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于2019年12月举办了以网络信息体系为主题的未来战争研讨会[2]。当前社会各界对网络信息体系的认识见仁见智,大部分学者认为网络信息体系是一种武器装备或是某种信息技术形态,例如文献[3]认为全球信息栅格是网络信息体系基本技术形态,文献[4]认为网络信息体系是基于信息系统的信息化战争进入智能化的发展阶段,还有的认为网络信息体系是由网络、信息和体系等三部分组成的作战装备等等。这样的观点直接将网络信息体系降维至装备或信息技术层次,没有能够反映出网络信息体系与作战体系的关系,以及如何形成战斗力等问题。

哲人说过:科学的起点就是历史的起点。本文追根溯源,尝试从人类社会发展和信息系统发展两个角度对网络信息体系概念进行阐述。通观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发现,网络信息体系不是最近才有的东西,而是从古至今伴随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能力不断提升的一种人类社会基本形态

人类创造的语言是将单个人连接成网络信息体系的第一个信息技术。语言不仅彻底将人与动物的分离,而且构成了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通过语言构建的网络信息体系促进了人类大脑的发展,增强了人的表达能力、理解能力、抽象能力和推理能力,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

人类发明文字,特别是发明印刷术,突破了语言的时空限制,改写了信息的载体和传播手段,是第二次提升了人类社会网络信息体系能力的信息技术,进一步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

第三次提升人类网络信息体系能力的技术是电子技术。电子技术在信息领域的应用,催生出覆盖整个信息系统功能的电子信息技术,即电子信息采集、传输、存储、处理与运用等技术。发现电磁波与利用电磁波,极大地拓展了信息系统的时间和空间范围,提高了信息系统处理和应用能力,揭开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篇章。进入21世纪,电子信息技术日新月异,贯穿了信息系统的采集、传输、存储、处理和运用全部过程。电子技术在信息领域的应用,逐渐的由量变发展到了革命性的质变,构建起了完整的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综合电子信息系统再一次促进了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的变革,在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的支撑下,作为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的网络信息体系能力再次得到了提升。

语言、文字和综合电子信息系统作为信息技术,帮助人类社会网络信息体系能力实现三次提升。但应该看到,网络信息体系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而不能等同于语言、文字和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等信息技术。特别是把网络信息体系概念与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混为一谈,甚至把网络信息体系当成是一种装备形态或信息系统的技术形态,不仅造成了概念上的混乱,也造成实践上的困难。

2 网络信息体系与信息系统的真理问题

作为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的网络信息体系不能与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混为一谈,不能用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理论和技术作为网络信息体系的理论和技术。那么它的本质特征是什么?我们认为,网络信息体系的本质特征应该符合人类社会本质特征,应该从人类社会本质特征中寻找。我们知道,人类社会的本质特征在于追求真理,真理问题可以转为讨论形式逻辑的正确性和辩证逻辑的真理性问题。因此,网络信息体系同样要考虑形式逻辑的正确性和辩证逻辑的真理性。

信息系统是支撑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因素。信息系统技术多种多样,包括语言、文字和综合电子信息系统等支撑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网络信息体系——发展的信息技术。因此,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技术要按照网络信息体系(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的要求构建,满足网络信息体系的形式逻辑正确性和辩证逻辑真理性要求。

当前信息系统正处于从狭义信息系统到广义信息系统的变革时期[5]。形式逻辑的正确性,在以往的狭义信息系统中已经得到保证。在狭义信息系统理论体系的指导下,狭义信息系统实现了信息主导下的信息采集、传输、存储、处理和应用等功能。狭义信息系统理论体系是自然科学理论体系。自然科学理论体系是包括哲学层次上的自然辩证法,基础理论层次的天文、生物、物理、化学等等,技术科学层次的香农信息论、电子学、应用力学等等,以及工程技术层次的土木工程、航空工程、电子工程等等。在狭义信息系统理论体系中,数学科学理论体系也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数学工具服务于自然科学,数学与自然科学结合起来使得狭义信息系统的发展欣欣向荣。

但是,实现狭义信息系统是有前提条件的,例如人们往往忽视香农信息论的前提,即把信息作为一个对象,仅关注信息形式,而不关心信息内容,被信息系统按照形式逻辑处理。信息传输过程中的信息是符合形式逻辑的信息,不符合辩证逻辑的信息,通信系统只负责传输,不负责理解。狭义信息系统如果没有主体使用它,它就没有意义,真理性由使用主体保证。综上,狭义信息系统只保证形式逻辑正确性,不保证真理性。

随着广义信息系统的发展,必然触及信息的内容与真理。真理性将由辩证逻辑保证,辩证逻辑的真理性通过概念展开。人们往往认为概念是有限的,而概念恰恰是无限的。广义信息系统是思维主导的包括信息采集、传输、存储、处理和应用等的能力系统。广义信息系统的前提条件是把信息当作对象,不仅关注信息的形式,而且关心信息的内容;不仅仅是按形式逻辑进行处理,而且更要按辩证逻辑进行处理;既要保证形式逻辑的正确性,同时保证辩证逻辑的真理性;此时,广义信息系统与主体间交流的不仅仅是信息,也交流真理性。真理性由主体和广义信息系统共同保证。

综上所述,网络信息体系对信息系统的本质性要求在于追求真理性。人类社会发展追求真理性,因而网络信息体系追求真理性。网络信息体系对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提出真理性要求,综合电子信息系统必须满足网络信息体系的真理性要求!

3 从人类社会探讨网络信息体系的意义

本文提出从人类社会发展和信息系统发展两个角度探讨网络信息体系概念,将网络信息体系与信息系统(主要是综合电子信息系统)两个概念予以区分。从人类社会的本质特征也是网络信息体系的本质特征——追求真理性——出发,阐明为满足人类社会基本形态——网络信息体系——的真理性要求,综合电子信息系统必须既保证形式逻辑正确性又保证辩证逻辑真理性。信息系统作为支撑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因素,从生物信息系统的语言和文字,发展到当前的综合电子信息系统,不断推动人类社会(包含作战体系)的进步。

网络信息体系代表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也代表作战体系的基本形态,与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全域作战能力”相符。在当前的(军事)信息系统中,“能打仗,打胜仗”是由主体(将军与指挥官)保障的;综合电子信息系统保证了形式逻辑的正确性,生物信息系统(主体,将军与指挥官)保证了辩证逻辑的真理性。未来的广义(军事)信息系统发展起来后,是否会与主体共同保障“能打仗,打胜仗”的需求,值得我们探索和研究。

如此将网络信息体系放在人类社会域解读,比放在信息系统领域解读有多方面的合理性:一是从人类社会(包括作战体系)角度更容易定义网络信息体系,如果把网络信息体系放在信息系统领域下定义,就失去了其人类社会的本质性要义;二是若将网络信息体系放在信息系统领域下定义,容易将网络信息体系与电子信息技术两个层次的概念混为一谈,不仅难以把握网络信息体系的本质,还会把信息系统领域内的概念搞混乱,衡量战斗力的能力指标体系应该与自然科学的技术指标体系要区分开来。

结 语

以上对网络信息体系概念与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概念,以及两者关系的讨论还是笔者初步思考的结果,尚属一家之言。鉴于网络信息体系概念和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概念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前沿性,该问题的研究空间还十分广阔。希望本文的观点能一石激起千层浪,起到引发大家更多讨论、更深入思考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网络信息体系[J]. 指挥与控制学报, 2016(4).

[2]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网络信息体系与未来战争[R]. 北京, 2019.

[3] 冯占林,曹淑琴,秦世越.将信息栅格~+作为网络信息体系目标模态的分析思考[J].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学报,2019(07): 671-676.

[4] 魏凡,王世忠,郝政疆.面向智能化战争的电子信息装备需求和方向分析[J].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学报,2019(10): 1105-1110.

[5] 陆军,单博楠.信息系统发展思考[J].电子电气教学学报,2020(42)1: 1-9.

声明:本文来自学术plus,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anquanneican@163.com。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2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