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智库报告评估:全球国家网络实力三大梯队

英国智库最新报告称,美国是唯一的网络超级强国,第二梯队包括英加澳俄中等国。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6月28日发布名为《网络能力和国家实力:净评估》的最新报告,从国际竞争、经济实力和军事事务等三个方面审查了相关国家的网络能力和国家实力,并采用定性方法将七类能力纳入考虑因素,包括:战略和学说;治理、指挥和控制;核心网络情报能力;网络赋权和依赖;网络安全和弹性;网络空间事务的全球领导地位;进攻性网络能力。

报告将15个国家划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美国。报告称,美国是唯一在网络空间军民两用方面具有重要全球影响力的国家;美国在信息和通信技术赋权方面保持明显优于所有其他国家;美国的进攻性网络行动能力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加发达。

第二梯队包括7个国家,包括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以及美国5个盟友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其中,俄罗斯要加入第一梯队还需要大幅提高其网络安全,增加其在全球数字市场的份额,以及进一步开发最先进的进攻性军事网络工具;澳大利亚特点是仍在从“低基础”发展其网络能力;加拿大的特点是拥有“相对成熟的民间部门网络能力”,但还需要加强进攻性网络能力;法国的特点是拥有“强大的战略”以及“高能力和创新性”网络实践;以色列的特点是拥有“充满活力的网络生态系统以及私营部门内相对高水平的准备和恢复能力”,具有强大的进攻能力;英国的特点是“能力很强的网络国家”,拥有已证实的进攻能力,但受到网络人才短缺和网络投资较少的限制。

第三梯队包括7个国家,包括印度、伊朗、朝鲜、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其中,印度在制定网络空间安全政策和学说方面进展缓慢,其进入第二梯队的最佳机会是“利用其巨大的数字工业潜力,并采用全社会方法来改善其网络安全”;伊朗广泛使用了较低级别的进攻性网络技术并取得了一些成功,但缺乏开发和部署先进进攻性网络能力所需的资源、人才和技术基础设施;朝鲜喜欢开展进攻性网络行动,但缺乏持续或复杂行动的能力,所使用的技术相对基本;日本拥有专注于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国内公司,是最有可能进入第二梯队的国家。

奇安网情局编译有关情况,供读者参考。

英国智库报告评估:全球国家网络实力三大梯队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6月28日发布一份新报告得出结论称,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第一梯队网络强国。该报告标志着对美国网络能力的重大认可。

该报告指出,“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在网络空间中占据主导地位一直是美国的战略目标。尽管它现在认为自己在该领域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严重威胁,美国是唯一一个在网络空间军民两用方面具有重要全球影响力的国家。……美国在[信息和通信技术]赋权方面保持明显优于所有其他国家,但这还达不到垄断地位。”报告补充称,“美国的进攻性网络行动能力可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加发达,尽管其全部潜力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得到证明。”

然而,无处不在的网络工具、系统的复杂性和美国对数字的依赖,让旨在颠覆美国力量和公司的对手和简单网络技术获得了优势。报告称,“诸如‘持续交战’和‘前沿防御’等学说转变旨在纠正这种不平衡。尽管如此,美国在该方法的所有类别中都表现出色,并且在第一梯队中独树一帜。”而美国盟友在政府和行业拥有强大的总体网络安全以及具有明确政治方向的强大情报能力和网络工具。

报告指出,“与其主要的网络对手相比,美国发挥其网络力量的方式在政治和法律上似乎受到限制。”报告补充称,“各种因素综合起来使美国的对手在使用简单网络技术方面具有优势,上述网络技术旨在造成破坏,但又低于可正当进行武装响应的侵略行为的法律门槛。”换句话说,美国官员无法在法律上合理使用传统武器或网络攻击对大多数对手黑客攻击进行反击。但是,经济制裁和起诉黑客等更谨慎的应对措施对威慑对手几乎没有作用。

这份名为《网络能力和国家实力:净评估》的报告将七个国家列为第二梯队,其中两个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另外五个则是给美军带来了更大推动力的美国盟友。其中三个是“五眼联盟”成员(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另外两个分别是亲密盟友法国和以色列。(美国网络司令部6月25日晚间宣布,一支加拿大团队赢得了该司令部首要年度防御演习“网络旗帜21-2”。)

报告称俄罗斯寻求“通过政府监管和建立主权互联网,以及鼓励本土数字产业的发展,来纠正其网络安全的关键弱点。鉴于其经济环境,这些雄心可能被证明是不现实的。”(俄罗斯经济规模在2020年略大于澳大利亚,但小于韩国。)报告指出,俄罗斯过去的网络行动反映了“技术先进程度的提高”,但“俄罗斯似乎没有优先发展高强度战争所需的高端外科手术网络能力。”报告总结称,“要加入美国的第一梯队,[俄罗斯]需要大幅提高其网络安全,增加其在全球数字市场的份额,以及或许进一步开发最先进的进攻性军事网络工具。”

IISS的研究始于2019年2月开始,基于对网络能力和国家实力的审查,分析了15个国家并将它们分为三个梯队,包括国际竞争、经济实力和军事事务。这项为期两年的研究旨在通过突出那些对国家实力产生最大影响的网络能力来帮助决策者,并帮助政府和企业考量战略风险和投资。

该报告采用定性方法将以下七类能力的因素考虑在内:

  • 战略和学说;
  • 治理、指挥和控制;
  • 核心网络情报能力;
  • 网络赋权和依赖;
  • 网络安全和弹性;
  • 网络空间事务的全球领导地位;
  • 进攻性网络能力。

关于第二梯队国家的其他值得注意的发现包括:

  • 澳大利亚——特点是仍在从“低基础”发展其网络能力,它可以通过投资网络教育和“可行的主权网络能力”来加速发展。
  • 加拿大——特点是拥有“相对成熟的民间部门网络能力”,受到强大的科技经济和全社会方法的支持,但在进攻性网络方面还有工作要做。
  • 法国——特点是拥有“强大的战略”以及“高能力和创新性”网络实践。它对自治的渴望被视为既是优势又是弱点。
  • 以色列——特点是拥有“充满活力的网络生态系统以及私营部门内相对高水平的准备和恢复能力”,具有强大的进攻能力。
  • 英国——特点是“能力很强的网络国家”,但受到劳动力中网络专家短缺的阻碍,其较小的经济规模所提供的网络投资少于美国和加拿大。拥有已证实的进攻能力,该国继续投资于和发展进攻能力。

在第三梯队中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亲密伙伴印度以及美国的对手伊朗和朝鲜。(印度在技术上不是美国的盟友,但作为主要国防合作伙伴具有独特的地位。)报告指出:“印度在制定网络空间安全政策和学说方面取得的进展不大。其网络治理体制改革的方法一直是缓慢而渐进的……。”印度进入第二梯队的最佳机会是“利用其巨大的数字工业潜力,并采用全社会方法来改善其网络安全。”

自“震网”以来,伊朗一直认为自己正处于与美国和其他地区敌人的网络战中,但“经济萧条、政治动荡和内部缺陷”阻碍了其前进。报告称,“尽管它广泛使用了较低级别的进攻性网络技术并取得了一些成功,它缺乏开发和部署先进进攻性网络能力所需的资源、人才和技术基础设施。”

在所有调查国家中,朝鲜是最难准确分析的。报告指出“对其网络政策生态系统知之甚少”,但该国的特点是可能没有正式的网络战略。因此,它的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是机会主义的。报告称,“尽管它喜欢开展进攻性网络行动,但所使用的技术相对基本,因为它缺乏持续或复杂行动的能力。”它的国内防御是“世界上最低的”,但该国基本上已将其国内互联网与世界其他地区关闭。经济脆弱和持续孤立将继续阻碍该国发展。

该研究涵盖的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所有这些国家都被归类为第三梯队。报告发现,影响一个国家整体网络能力的最重要因素是拥有一批专注于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国内公司,这些公司可以开发网络专业知识。因此,精通技术的日本最有可能进入第二梯队,尽管其现在网络能力相对较弱。

报告指出,对中国和俄罗斯来说,西方所谓的“进攻性网络”只是更广泛的信息作战能力的技术组成部分。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在发展进攻性军事网络能力方面投入的资源可能少于美国,特别是那些旨在在冲突期间摧毁复杂的关键基础设施和网络的能力。

报告还指出,即使是最强大的国家也在努力制定持久的网络空间政策框架。报告称,“网络环境(在技术、经济、政治和安全事务方面)的活力迫使主要国家几乎持续地重新评估和修订关键战略文件。我们的研究证实,所有国家仍处于接受网络空间战略影响的早期阶段。”此外在军事转型方面,报告指出,虽然有几个国家已经开始改革其军队,但还没有哪个国家转变为用于进攻或防御的综合性和分散性网络能力。美国可能在这方面走得最远,但2030年代的潜在军事网络力量尚未在实践中得到证明。

本文来源 奇安网情局。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68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