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任贤良:对新冠患者信息泄露问题要敢于重拳出击

假数据裁剪了一整套“皇帝的新装”。

本期人物:

任贤良,男,汉族,1957年1月生,河北平山人。曾任中央网信办副主任,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

全国人大代表任贤良:对新冠患者信息泄露问题要敢于重拳出击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任贤良。受访者供图

疫情期间,“直播带货”一举带火消费,打开了“云经济”的大门,呈现出“万物可直播,人人齐带货”的消费盛景。但与此同时,数据造假、恶意刷单等黑灰产业链也在流量泡沫的掩护下愈发猖獗。

曾任中央网信办副主任一职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任贤良捕捉到了直播带货背后的流量造假现象,并连续两年将网络诚信建设写进全国两会的建议。

如何加强网络诚信建设?如何彻底杜绝新冠患者个人信息泄露?被疫情放大的老年人数字鸿沟问题如何解决?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南都记者围绕上述话题与任贤良展开了对话。

文|蒋琳 李玲 孙朝

谈网络诚信

建议加快推出《社会信用法》并设立专章

南都:今年两会你重点关注什么议题?

任贤良:这两年我一直关注的重点是网络诚信建设问题,这次还带来了关于加快推进网络诚信入法的建议。

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0.4%。互联网时代,网络诚信建设不仅涉及到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也与社会道德风向、市场经济发展、网络空间治理紧密相关,对国家文化软实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产生重要影响。

近年来,网络诚信建设取得明显成效,特别是《网络安全法》、《电子商务法》等法规相继出台,为加强网络诚信建设、促进电子商务规范发展提供了有力法律支撑。但也要清醒地看到,网络谣言、虚假宣传、隐私泄露、恶意营销等违规失信行为时有发生,严重污染了网络空间的良好生态。

南都:据你观察,目前哪些领域尤其需要加强网络诚信建设?

任贤良:去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电商新业态、新模式逆势增长,新型消费加速涌现,网络直播、直播带货成为最火的一种方式。但是直播带货行业的快速膨胀产生了一定负面效应,比如数据造假、恶意刷单以及出售假货、劣质品、过期货等商业欺诈行为,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此外,各种文娱行业数据流量涉嫌造假事件频出:微博粉丝可以买、跟帖评论数据可以“刷”,甚至热搜排行榜也能买——假数据裁剪了一整套“皇帝的新装”:粉丝数、热搜话题榜、IP估值榜、收视率、点击率、评分榜、时尚指数榜……榜单层出不穷,幻化出各种“影响力”操控舆论、左右资本市场的估值。

数据作为基础资源,如果不准确、不真实,再高级的云计算、量子计算、5G、6G都没用,出来的结果也会被扭曲、被“暗算”。所以我认为,必须加强行业监管、多措并举,促进直播行业健康规范发展。

在网络诚信入法建议中,我还提出加快推出《社会信用法》,重点突出网络诚信部分,如有必要可以设立网络诚信专章,以便更好地进行清晰的界定、规范和明确;增设相应的互联网法院和加大懂法、执法队伍的培养与配备,使相应的互联网法律法规得到很好的执行和落地。

南都:你建议如何加强网络诚信?

任贤良:要加快我国网络空间信用立法进程,建立完善与网络诚信相关的配套法规和懂法、执法队伍,构建适用恰当、更具可操作性的网络诚信激励和约束机制,推动网络诚信建设健康规范发展。

一是要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如去年7月中国广告协会制定实施的《网络直播营销活动行为规范》,重点对直播带货行业刷单、虚假宣传等情况进行了明确规范,为直播行业套上“缰绳”,让其跑得更稳当、跑得更远。

二是要加大行业监管力度。相关主管部门要围绕网络直播、直播带货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对违法违规行为采取约谈、曝光、行政处罚等措施,促使直播行业健康发展。

三是要加强行业自律。要压实主体责任,完善行业行为和标准规范,坚守社会公平正义,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将发挥自身优势和桥梁纽带作用,持续关注网络直播、直播带货等电商平台发展问题,继续发挥好社会组织优势和桥梁纽带作用,与社会各界一道,为推动电商经济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谈新冠患者信息泄露

相关执法部门要敢于重拳出击

南都:疫情爆发以来,新冠患者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屡屡发生。如何在流调信息采集主体多样化的现状下,保障个人信息安全?

任贤良:为做好疫情联防联控工作,基层单位广泛落实人员申报登记制度,个人病例、行动轨迹、生活习惯等信息被大量收集利用。仅去年11月以来,就出现了10起流调信息泄露事件,引发公众关注和担忧。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要求,收集、使用公民个人信息应当事先征得被收集者同意,除具备明确的法律授权机构外,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疫情防控、疾病防治为由,未经被收集者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当前,各地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一方面要在汇总存储环节,尽可能相对集中管理和处理个人信息,采用严密的访问控制、加密等安全措施;另一方面,收集或掌握个人信息的机构要对个人信息的安全保护负责,采取严格的管理和技术防护措施,防止被窃取、被泄露。

南都:绝大多数情况下,执法部门对泄露者的处罚都是行政拘留或罚款。你如何看待这一处罚力度?

任贤良:我认为目前的行政拘留、罚款等方式不足以形成强有力的震慑,还会导致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谋取利益,不惜铤而走险,钻法律的漏洞,从而导致泄露信息现象屡禁不止,不仅影响疫情防控工作,还会造成更大的社会危害。

要想从源头上改变这种现状,一是要加快推进《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立法,高度重视防疫数据治理,特别要通过技术手段和立法跟进,加强疫情期间的个人信息保护,坚持依法保护个人信息,才是治本之策。

二是要提高处罚标准,丰富处罚手段和方式,规范执法行为,不断提高处罚效力,对不法分子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三是要完善配套的法律解释、司法解释,制定相应的行政法规,对泄露信息行为进行清晰的界定、规范和明确,形成用刚性手段约束泄露信息行为的法治环境。同时,相关执法部门要敢于重拳出击,不断加大相应执法力度,确保公民个人信息的安全。

谈老年数字鸿沟

建议大力倡导并建立终身教育体系

南都:去年,老年人因无法出示健康码被拒载的事件引发社会关注,数字鸿沟问题愈发凸显。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任贤良: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进一步加剧了数字鸿沟。无论是外卖、网购还是网课,其主要对象为年轻人,很多老年人因缺乏对现代科技的适应力、掌控力、驾驭力而被迫望“云”兴叹。

现代科技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应用是一把双刃剑,其在促进社会发展的同时也使老年人成为“信息中下层”的典型代表或“数字弱势群体”。在积极应对老龄化和发展数字经济的背景下,个人、政府、社会、市场要共同推动构筑适应老年人需求的信息基础设施和治理结构。

南都:具体来说,各方分别应该怎么做?

任贤良:一是要加强顶层设计和政策引领,加大适应老年人发展智能科技的研发投入,优化相应科技创新环境,为相关企业获得投融资和开发市场提供信息支持和政策优惠。

二是要构建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的老年数字鸿沟社会支持体系,提升老年人数字素养,逐步缩小老年群体和年轻群体之间的数字鸿沟。可将数字信息服务纳入免费提供的公共服务中,创建更多的智慧家居、智慧社区。

三是要大力倡导并建立终身教育体系,为老年人能够继续进行各类学习提供设施和机会,使得他们能够及时跟上信息化社会发展的步伐,提高老年人的信息消费参与感和体验感,扩大信息消费的覆盖面和影响力。

四是要动员社会和家庭的力量,通过教育反哺和同辈学习等方式,提升老年人利用信息化工具的能力。

声明:本文来自隐私护卫队,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 anquanneican@163.com。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ocso.com/article/3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跳至工具栏